創(chuàng )業(yè)投資服務(wù)平臺

創(chuàng  )投時(shí)報LOGO

創(chuàng )業(yè)后加入字節跳動(dòng),他們選對了嗎?

492人瀏覽 / 0人評論

在字節跳動(dòng)里,隱藏著(zhù)一些經(jīng)歷獨特的創(chuàng )業(yè)者——在成為 ByteDancer 之前,他們曾是其他公司的創(chuàng )始人、CEO、CTO,或者創(chuàng )始成員。他們中,有人曾是字節跳動(dòng)的客戶(hù);有人曾和字節跳動(dòng)有共同的股東;也有人開(kāi)發(fā)過(guò)中國最早的 AR 產(chǎn)品……但現在,他們有了一個(gè)共同的稱(chēng)呼,“hi,同學(xué)”。

這些曾經(jīng)的創(chuàng )業(yè)者為什么要加入字節跳動(dòng)?他們曾有怎樣的故事,在字節跳動(dòng)又獲得了哪些新的體驗和感受?讀完今天的故事,或許你會(huì )找到答案。

01

曾是字節跳動(dòng)客戶(hù)

現在把字節的業(yè)務(wù)帶向更多國家

“在更大的平臺,做更有想象力的事情,比自己是否當老板更重要?!?/span>

在成為一名 ByteDancer 之前,晨旭已經(jīng)是一位相對成熟的創(chuàng )業(yè)者了。他曾創(chuàng )立一家男裝電商公司,公司業(yè)務(wù)增長(cháng)最快的時(shí)候,每個(gè)月,他都要在字節跳動(dòng)做上千萬(wàn)元的投放

創(chuàng )業(yè)之前,他曾在一家對沖基金做量化交易。他發(fā)現,這些職場(chǎng)男性們也有穿得好看的需求,但是又不愿意花時(shí)間去挑選。在做了一番市場(chǎng)調研后,他想,“要不我就去創(chuàng )業(yè)吧,解決這個(gè)市場(chǎng)需求”。

創(chuàng )業(yè)的念頭一旦產(chǎn)生,就在腦袋里瘋長(cháng)。2015 年,晨旭從工作了 5 年的投行辭職,回國創(chuàng )立了針對于25~35 歲男性的男裝電商平臺。在平臺上,用戶(hù)只要輸入自己的尺碼、偏愛(ài)的穿衣風(fēng)格等數據,就會(huì )有服裝造型顧問(wèn)不定期篩選出適合用戶(hù)的衣服,寄到用戶(hù)家中。每次,用戶(hù)打開(kāi)盒子,就能收到5~6件精心挑選的衣物,百元到上千元不等,先試穿后付費,沒(méi)有看中的衣服則會(huì )被平臺免費回收。

很快,單個(gè)盒子的推薦成功率逼近 40%,季度復購率達 60%。頂峰時(shí)期,他的平臺擁有十多萬(wàn)付費用戶(hù),數萬(wàn)個(gè) SKU,上萬(wàn)個(gè)品牌主動(dòng)與他合作。

隨著(zhù)用戶(hù)數量的增加,晨旭的項目也開(kāi)始吸引了投資人的注意,3 年內連續 5 次融資,其中一家機構同時(shí)也是字節跳動(dòng)的投資方。作為共有資方的被投項目,晨旭常常與字節跳動(dòng)的管理者交流創(chuàng )業(yè)心得,對字節所倡導的文化與管理理念很有共鳴。

那段創(chuàng )業(yè)持續了5年,之后,字節跳動(dòng)的招聘團隊找到了他。結束那段創(chuàng )業(yè)前,他一度覺(jué)得自己好像被困在了原地:產(chǎn)品退貨率變高,用戶(hù)增長(cháng)處在瓶頸期無(wú)法突破,現金流也開(kāi)始吃緊,幾次面臨裁員的困境。也是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,他才意識到,最初的高增長(cháng)其實(shí)掩蓋了很多水面下的問(wèn)題。在后來(lái)跟招聘官的交流中,他發(fā)現字節的不少業(yè)務(wù)負責人對用戶(hù)的理解很深,每個(gè)決策背后都有深入的思考,同時(shí)字節也有更多全球化業(yè)務(wù),這正是他想要的——在更大的平臺,做更有想象力的業(yè)務(wù)。

加入字節跳動(dòng)后,晨旭的身份雖然從 CEO 變成了員工,但他覺(jué)得,字節所強調的“ 始終創(chuàng )業(yè)”與創(chuàng )業(yè)者的做事風(fēng)格非常相似,“標準高,而且敢于開(kāi)拓”。相較于創(chuàng )業(yè)時(shí)只聚焦于國內某個(gè)單一賽道,海外市場(chǎng)的拓展也讓他覺(jué)得更興奮,“之前我沒(méi)有做海外市場(chǎng)的經(jīng)驗,要先去不同的國家理解規則,然后設定策略,研究如何在不同的規則里打勝仗”。

他先接手的是音樂(lè )業(yè)務(wù),先去日本進(jìn)行拓展。他重新組織了團隊,帶著(zhù)團隊了解日本市場(chǎng),日本有非常豐富的音樂(lè )資源,但是日本音樂(lè )人普遍更信任本土音樂(lè )平臺,外部公司都很難撬動(dòng)。分析過(guò)后,晨旭認為,首要的問(wèn)題是縮短建立信任的周期。

于是,晨旭提出了一個(gè)“Early Birds”計劃——將與藝人的溝通和資源承諾前置,吸引他們前來(lái)體驗,從而早于市場(chǎng)獲取音樂(lè )資源的供給。很快便做出了爆款。緊接著(zhù),他又去開(kāi)拓了韓國市場(chǎng)?,F在,他開(kāi)啟了美洲等地區的開(kāi)拓。

經(jīng)歷過(guò)創(chuàng )業(yè)時(shí)與市場(chǎng)的“正面碰撞”,他習慣于用更主動(dòng)的方式解決問(wèn)題,常常喜歡“刺激”同事們去思考,通過(guò)討論快速迭代彼此認知,并拿到結論指導實(shí)踐。內部開(kāi)放平等的交流環(huán)境也讓他很受用。有一次,為了解決一個(gè)業(yè)務(wù)問(wèn)題,他在內部四處尋找相似案例,忽然看到尚佑曾經(jīng)在處理類(lèi)似問(wèn)題時(shí)寫(xiě)過(guò)復盤(pán)總結,他立刻私信尚佑請教,幾分鐘內,就得到了尚佑的答復。

晨旭感覺(jué)到自己現在正在進(jìn)行“更幸福的創(chuàng )業(yè)”:相較之前自己?jiǎn)螛屍ヱR的戰斗,他覺(jué)得字節的人才密度幾乎形成了一種聚合效應,“可以跟更多優(yōu)秀的人,做更有挑戰的事,一起去開(kāi)拓國際市場(chǎng),對于業(yè)務(wù)的理解也在加深?!?/span>

現在,對于創(chuàng )業(yè),他也有了新的理解:“我依然在意自己是否在做很牛的事兒,但現在更在意如何讓自己做的事情產(chǎn)生更大的影響力,而不在意自己是否是老板。

 

02

曾在大學(xué)創(chuàng )業(yè)

入職字節三個(gè)月主導小程序從零到一

 

 

“相比學(xué)生創(chuàng )業(yè)的粗放,那些業(yè)務(wù)模式更復雜的創(chuàng )業(yè)是怎樣的?”

王英英是一位校招技術(shù)同學(xué)。加入字節跳動(dòng)之前,他的大學(xué)生活極其忙碌:拿了一個(gè)創(chuàng )業(yè)大賽的獎項,創(chuàng )立了一家職場(chǎng)英語(yǔ)教育公司,年營(yíng)收過(guò)百萬(wàn)。在類(lèi)型不同的 5 家企業(yè)里實(shí)習后,他形容自己加入字節跳動(dòng)的原因是:“經(jīng)歷過(guò)廣泛調研,實(shí)習體驗之后,這是創(chuàng )業(yè)氛圍最濃的一家公司。

他形容自己身上最大的特點(diǎn)是“愛(ài)折騰”。大一下學(xué)期,他在一家外企實(shí)習,發(fā)現那里的員工經(jīng)常要用英語(yǔ),就好奇地問(wèn)他們,“你們是不是英語(yǔ)都很好?”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。

“他們經(jīng)常會(huì )有出國出差的機會(huì ),每次出國,都會(huì )覺(jué)得自己的語(yǔ)言能力不夠用,但又不知道去哪兒學(xué)。市面上的語(yǔ)言培訓機構大多只針對于應試,并不適用于職場(chǎng)”,王英英說(shuō)。

回到學(xué)校,王英英就和幾位同學(xué)聊起這事兒。席間,不知誰(shuí)提了一嘴,“我們周?chē)羞@么多高校英語(yǔ)專(zhuān)八以上的資源,為什么不幫他們搭個(gè)橋梁?!贝蠹艺f(shuō)干就干,一家面向白領(lǐng)的職場(chǎng)英語(yǔ)教育公司就這么誕生了。

考慮到職場(chǎng)人工作忙碌,他們決定把大部分課程放在線(xiàn)上。當時(shí)是 2016 年,多人直播工具還沒(méi)有那么普及。王英英研究了很多直播教學(xué)平臺,最終通過(guò)微信公眾號進(jìn)行引流,在小程序里進(jìn)行轉化,然后在社交軟件上沉淀成社區,同時(shí)開(kāi)發(fā)能夠適配這些社交軟件的教學(xué)工具,從而創(chuàng )造了一個(gè)既能線(xiàn)上一對一教學(xué)的專(zhuān)屬課堂,又能每天定時(shí)打卡多人參與的英語(yǔ)角。

他們還嘗試了當時(shí)少有人使用的營(yíng)銷(xiāo)策略:設定了一個(gè)“打卡返現”規則,用戶(hù)如果連續來(lái)英語(yǔ)角打卡練習,就能返現。到最后,每天都來(lái)的學(xué)員可能就不用出學(xué)費了,本質(zhì)上是讓不來(lái)上課的同學(xué)給經(jīng)常來(lái)上課的同學(xué)買(mǎi)單?;顒?dòng)推出后,既提升了社群的活躍度,也進(jìn)一步刺激了用戶(hù)的留存,課程復購率更高了。

 

 

如今回憶起來(lái),王英英覺(jué)得那段創(chuàng )業(yè)更像是一群大學(xué)生組織的市場(chǎng)化社團,有種純粹的快樂(lè )和拼勁?!爱敃r(shí)客訴幾乎都集中在線(xiàn)軟件卡頓,我們幾個(gè)大學(xué)生就連夜修,不知疲倦?!表椖窟M(jìn)入穩定運營(yíng)后,他開(kāi)始思考,“那些業(yè)務(wù)模式更復雜的創(chuàng )業(yè)是怎樣的?如何設定業(yè)務(wù)目標?團隊間又是如何配合的?”于是,他從這段創(chuàng )業(yè)項目中退出,先后去了不同類(lèi)型的四家企業(yè)實(shí)習,希望找到答案。

現在的王英英,已成為抖音開(kāi)放平臺的一位技術(shù)leader 。

他入職字節時(shí),抖音小程序剛剛開(kāi)始研發(fā),作為項目團隊初期成員,王英英和團隊成員一起從零開(kāi)始進(jìn)行抖音小程序基礎架構的搭建。他形容這份工作是“在抖音內給第三方開(kāi)發(fā)者做個(gè)容器”。而他自己,也從曾經(jīng)的第三方開(kāi)發(fā)者,變?yōu)榱似脚_容器的架構者。

項目初期,大家都在摸著(zhù)石頭過(guò)河。剛畢業(yè)的王英英反倒因為之前的創(chuàng )業(yè)經(jīng)歷成了最有小程序開(kāi)發(fā)經(jīng)驗的人。僅入職三個(gè)月,他就成為了項目 owner,對抖音小程序的渲染架構進(jìn)行了升級:提升了架構的穩定性,解決了當時(shí)經(jīng)常出現的卡頓問(wèn)題,這讓用戶(hù)能在更短時(shí)間內成功打開(kāi)小程序。

他也在不斷給自己樹(shù)立更高的業(yè)務(wù)目標,比如思考抖音小程序中還有哪些業(yè)務(wù)拓展的可能。沿著(zhù)這些思考,帶領(lǐng)團隊完成了抖音外賣(mài)直播第一版技術(shù)搭建。他持續感受著(zhù)創(chuàng )業(yè)的快樂(lè )和成就感。

當然,從學(xué)生創(chuàng )業(yè)者轉變?yōu)槁殘?chǎng)人,還是有一些事情需要適應。剛加入的時(shí)候,王英英會(huì )擔心自己是不是只能做單模塊的事情。后來(lái),他發(fā)現,這里的氛圍很鼓勵員工再往外多走一步。每當他提出一個(gè)技術(shù)難題,他的 leader 總是很鼓勵他主動(dòng)去探索,是否有攻克和落地的可能。“我的視野也沒(méi)有因為我只是位程序員而局限于此,經(jīng)常要和業(yè)務(wù)交流運營(yíng)策略合不合理、觸達方式適不適合,商業(yè)化效率高不高這些問(wèn)題,從而激發(fā)更多的思考”。字節內部也有鼓勵分享的氛圍,每到這個(gè)時(shí)刻,王英英都會(huì )比其他同學(xué)表現的更好奇,有更多的提問(wèn)。

現在,王英英覺(jué)得,經(jīng)過(guò)在字節跳動(dòng)幾年的歷練,“這比學(xué)生時(shí)代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厲害多了?!?/strong>

 

03

曾是最早的 AR 創(chuàng )業(yè)者

在字節更加理解了“技術(shù)”的價(jià)值

 

“在字節,我離用戶(hù)和市場(chǎng)更近了,曾經(jīng)的很多困惑都逐漸得到了答案?!?/span>

薛陽(yáng)從小就酷愛(ài)看科幻電影,《黑客帝國》《阿凡達》《頭號玩家》……這些電影里總會(huì )有很多關(guān)于未來(lái)的場(chǎng)景,他一直為之著(zhù)迷??苹秒娪翱吹枚嗔?,他在腦海里也開(kāi)始演起了電影,“我總覺(jué)得這個(gè)世界存在平行時(shí)空,那些電影里的未來(lái)世界應該真實(shí)存在,但我在現實(shí)里看不到它?!?/span>

2013年,他以實(shí)習生的身份進(jìn)入 Google 的 Research 實(shí)驗室,參與了 Youtube 視頻內容理解的算法開(kāi)發(fā),那曾是最早的大規模視頻內容理解系統。也接觸到了世界上最早的關(guān)于增強現實(shí)(AR)的實(shí)驗,他忽然意識到——在增強現實(shí)的空間里,他好像可以把電影里那些關(guān)于未來(lái)的場(chǎng)景都創(chuàng )造出來(lái)。

“當時(shí)沒(méi)人知道增強現實(shí)是什么,我也沒(méi)仔細考慮做這件事的現實(shí)難度,我覺(jué)得未來(lái)的世界應該是什么樣的,就該從 0~1 把它創(chuàng )造出來(lái)?!毖﹃?yáng)說(shuō)。

畢業(yè)之后,他回到國內,叫上幾個(gè)和他一樣具備技術(shù)背景的同學(xué),一個(gè)增強現實(shí)的公司就這么誕生了,那是 2014 年。

經(jīng)過(guò) 7 個(gè)月的研發(fā),公司的推出了第一款 AR 產(chǎn)品,是一款在手機上應用的 APP,在這個(gè) APP 里,現實(shí)世界會(huì )被解析成更為多維的場(chǎng)景,比如,當你用手機拍到一個(gè)花瓶,你可以用手指在這個(gè)花瓶四周來(lái)回翻動(dòng),或許在不經(jīng)意間就會(huì )觸碰某個(gè)“機關(guān)”,背后藏著(zhù)它的來(lái)源、朝代和相關(guān)的故事。它會(huì )不斷引導你進(jìn)行探索和解謎,“整個(gè)世界就變成了一個(gè)大樂(lè )園,像是一個(gè)虛擬的密室逃脫”,薛陽(yáng)說(shuō)。這套產(chǎn)品非常適合與線(xiàn)下場(chǎng)館結合起來(lái)做展覽或游戲,經(jīng)過(guò)幾輪迭代,AR 版的“密室逃脫”在國家博物館落地實(shí)現。

這個(gè)產(chǎn)品需要團隊在增強現實(shí)、三維重建、深度學(xué)習、同步定位與地圖構建(SLAM)等多個(gè)領(lǐng)域都有積累,他們不斷優(yōu)化產(chǎn)品識別的速度和準確率,當時(shí),產(chǎn)品的識別率已經(jīng)能到達 97%,誤識率小于 0.1%,云端計算時(shí)間從 3 秒以上提高到了 1 秒內。

但對于 AR 產(chǎn)品來(lái)說(shuō),當時(shí)的市場(chǎng)還是太早期了,很多用戶(hù)甚至還是 2G 網(wǎng)絡(luò )?!霸诘谝话娈a(chǎn)品沒(méi)有誕生之前,沒(méi)人知道我要做的究竟是什么?!鄙踔梁髞?lái)他自己也開(kāi)始懷疑,這款產(chǎn)品做出來(lái)究竟能不能被用戶(hù)喜歡。

產(chǎn)品上線(xiàn)后,商業(yè)化的壓力又迎上來(lái),“一群技術(shù)人員,都不懂得如何去做銷(xiāo)售?!边@時(shí),薛陽(yáng)才意識到,市場(chǎng)和銷(xiāo)售團隊是要在創(chuàng )業(yè)早期就該搭建的,它甚至應該滲透到產(chǎn)品研發(fā)的過(guò)程中。

這段創(chuàng )業(yè)持續了 5 年,回想起那 5 年,薛陽(yáng)覺(jué)得,“沒(méi)有一天感到輕松過(guò),不斷在被壓力推著(zhù)往前走?!碑敻杏X(jué)到自己進(jìn)入瓶頸期后,他開(kāi)始意識到成長(cháng)的迫切性。

加入一家成熟的公司,是薛陽(yáng)對自己事業(yè)再上一層臺階的決定。雖然他的公司擴展到了上百人,也拿到了投資,但他常常覺(jué)得,相比那些業(yè)務(wù)壓力,自我成長(cháng)更是每一位創(chuàng )業(yè)者都要不斷拷問(wèn)自己的真實(shí)壓力。

畢業(yè)就創(chuàng )業(yè),意味著(zhù)創(chuàng )始團隊在創(chuàng )業(yè)前都未曾有過(guò)工作經(jīng)驗,所有的業(yè)務(wù)體系都靠摸索搭建。他也開(kāi)始意識到,如果在原來(lái)的方向死磕,迭代周期太慢,迭代慢也就意味著(zhù)可能長(cháng)期得不到市場(chǎng)的反饋,成長(cháng)慢。他想要更多地與市場(chǎng)交流和碰撞。

2021 年,薛陽(yáng)來(lái)到了字節跳動(dòng)。

其實(shí)在此之前,他就對電商行業(yè)很有興趣,而在與字節交流的過(guò)程中,他發(fā)現電商行業(yè)是需要強算法的,這也是自己擅長(cháng)的領(lǐng)域。雖然字節的國際電商業(yè)務(wù)還很小,但他相信這件事的潛力,我想做更有創(chuàng )造力的事情?!毖﹃?yáng)說(shuō)。

現在的他,已經(jīng)在字節跳動(dòng)工作了三年,擔任國際電商某業(yè)務(wù)負責人。他覺(jué)得,之前那個(gè)全然專(zhuān)注于技術(shù)理想的自己正在變得更加多元。為了幫助中國商家把貨更好的賣(mài)到海外,薛陽(yáng)輾轉廣州、深圳、義烏等多地走訪(fǎng)。發(fā)現那些用短視頻和直播帶貨的商家里,因為銷(xiāo)量波動(dòng)大,普遍會(huì )被備貨問(wèn)題困擾。備的多了,賣(mài)不出去要虧錢(qián);備的少了,又有可能發(fā)不出貨。這是在辦公室里悶頭研究算法很難發(fā)現的問(wèn)題。因為找到了關(guān)鍵問(wèn)題,他和團隊隨后也摸索出了算法在其中如何優(yōu)化。

曾經(jīng)想改變的世界的夢(mèng)想好像在以另一種方式實(shí)現。他從 0~1 搭建了海外供應鏈與物流系統,在這套系統所應用的國家,用戶(hù)的收貨時(shí)間縮短了 10%以上,“這是實(shí)實(shí)在在提升用戶(hù)體驗的東西”。同時(shí),物流成本也降低了 10%~25%,一年給公司省了數億美元。

那些曾經(jīng)一直困擾自己的問(wèn)題也有了答案。之前自己創(chuàng )業(yè)時(shí),組織從 30 人快速擴張到 100 人,薛陽(yáng)已經(jīng)感受到了管理壓力?!叭松贂r(shí)我們用的緊密溝通方式不奏效了,一個(gè)需求層層傳遞下去,人力和精力都浪費了不少,最終的結果卻不盡人意?!?/span>

但是字節跳動(dòng)是一個(gè)更成熟且規模大的組織,如何在這樣的組織里推動(dòng)團隊橫向拉齊目標,大家往一個(gè)方向使勁、拿結果,對他來(lái)說(shuō)是個(gè)需要學(xué)習的全新議題。在新的組織里,他開(kāi)始意識到使命、愿景和 OKR 在對齊目標時(shí)的重要作用,HR 或是 leader 也在幫他更清晰地定位招聘與業(yè)務(wù)中的問(wèn)題。現在,他的管理幅度已經(jīng)超過(guò)了自己獨立創(chuàng )業(yè)時(shí),但依然戰斗力滿(mǎn)滿(mǎn),“這是更完善的人才機制、組織機制所帶來(lái)的成長(cháng)”。

有些創(chuàng )業(yè)者覺(jué)得在創(chuàng )過(guò)業(yè)后很難回到大廠(chǎng),但是薛陽(yáng)不這么想?!?strong>不要忽視組織的智慧。在字節,優(yōu)秀的人很多,經(jīng)常會(huì )有人讓我覺(jué)得‘靈光一現’——當處理一件復雜事情的時(shí)候,總有些人能精準的找到問(wèn)題的本質(zhì),推動(dòng)問(wèn)題的解決。整個(gè)團隊的氛圍也是鼓勵人去解決真正的問(wèn)題的?!奔尤胱止澨鴦?dòng)的這三年,他覺(jué)得自己成長(cháng)了很多,“之前單純地追求技術(shù)理想,但現在覺(jué)得,技術(shù)還是需要服務(wù)于具體業(yè)務(wù)。在這里,我對復雜業(yè)務(wù)的判斷力、橫向溝通、以及推動(dòng)事情的能力都有了很大提升”。這種成長(cháng)恰恰是他最想要的東西。

結語(yǔ)

在字節跳動(dòng),像晨旭、王英英、薛陽(yáng)這樣曾經(jīng)創(chuàng )業(yè)的同學(xué)還有很多,他們曾單打獨斗,見(jiàn)過(guò)高光,也有困惑,而字節跳動(dòng)希望為這些有干勁、有信念的人提供一個(gè)可以盡情施展的環(huán)境。對于他們來(lái)說(shuō),創(chuàng )業(yè)的歷程還將在這里繼續下去。(作者:王龍)

全部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