創(chuàng )業(yè)投資服務(wù)平臺

創(chuàng  )投時(shí)報LOGO

路勁拋出的最后一根稻草,還是要用力抓住

474人瀏覽 / 0人評論
6月11日,路勁發(fā)布公告,主要內容是對旗下存續的5筆美元高級債及1筆美元永續債提出展期,債務(wù)壓力顯性化,拿出誠意預付一部分現金,同時(shí)給部分債權人提供離場(chǎng)機會(huì ),最大化保障其權益。
路勁的這一動(dòng)作皆在意料之中,一切都有跡可循,這也是多數企業(yè)的真實(shí)寫(xiě)照。
2023年11月,路勁已開(kāi)始斷臂求生,以44.12億元人民幣出售國內4條收費公路業(yè)務(wù),獲得資金降低負債率。
2024年4月,路勁接連發(fā)布2023年年報和2024年一季度營(yíng)運數據,數據顯示:公司2023年度合約銷(xiāo)售額255.85億元,較2022年度的402.54億元,減少36.4%;而2024年一季度合約銷(xiāo)售額31.31億元,較2023年同期的65.81億元,減少52.4%。
銷(xiāo)售業(yè)績(jì)受市場(chǎng)影響不斷下滑,境外資金流動(dòng)性自然較預期緊張,此時(shí)傳出路勁正在做債權人身份識別,并聘請財務(wù)顧問(wèn)JPM(摩根大通),正與部分美元債持有人接洽……
一直以來(lái),路勁都是行業(yè)內穩健型企業(yè)的代表,走到債務(wù)展期這一步,也非主觀(guān)意愿,而是形勢比人強,無(wú)奈但卻現實(shí)。但客觀(guān)上說(shuō),企業(yè)在能力極限內,尋找更好的解決方案,也是保障債權人的利益。
一、路勁境外流動(dòng)性資源有限,境外債務(wù)償還資金缺口巨大
境外流動(dòng)性資源有限,面臨即將到期的境外債務(wù),存在相當大的償債資金缺口。路勁2024年9月到期的境外債務(wù),除一筆3.01億美元的高級債外,在此之前先到期的還有一筆2.4億美元的銀行俱樂(lè )部貸款,加之香港凱和山項目路勁份額12億港元的項目貸,總計超過(guò)7億美元到期債務(wù)壓頂。而路勁可用于償債的資金,無(wú)非2023年出售國內四條收費公路的回款,盡管公告披露的對價(jià)44億元人民幣,但扣除稅款、還貸之后,對應公司股權的實(shí)際凈收益僅剩一半左右,約合3億美元,遠不夠足額覆蓋9月到期債務(wù)。
一番對比下來(lái),面對2024年9月到期的境外債務(wù),路勁償債資金缺口可能高達4億美元,缺口率超過(guò)57%。
而從融資的角度看,短期內想要獲得資金的支持,難度極其巨大。近幾年,路勁的新增融資加速萎縮,增量融資已近枯竭。根據現金流量表公布數據,2021年至2023年,新增貸款由198.7億港元驟降至2022年的47.94億港元,2023年再腰斬至23.54億港元。而償還貸款卻始終高位徘徊,甚至達到新增貸款的數倍,2021年至2023年償還貸款分別為200.40億港元、101.14億港元、110.51億港元,分別是新增貸款的1倍、2.1倍、4.7倍。也就是說(shuō),路勁融資現在已接近“只出不進(jìn)”的狀態(tài),新增的貸款根本不足以覆蓋到期的債務(wù),想要依靠外部融資來(lái)償付到期美元債已是極其困難。
截止2023年年末,路勁的現金總量(包括了已抵押銀行存款(0.8億港元)和銀行結存及現金(54.8億港元))僅剩55.6億港元,短期債務(wù)98.65億港元(僅為銀行及其他貸款),這一口徑的現金短債比是0.56,倘若將其中預售監管資金和受限制資金扣除,這一比例將大大降低至一半左右。外部融資形勢嚴峻,市場(chǎng)冷清的情況下,賬面上有限的現金將快速消耗殆盡,已無(wú)如期償還美元債的可能。
二、路勁的展期方案誠意足,確實(shí)優(yōu)于近期同業(yè)的方案
01 路勁給出的展期方案已是“主觀(guān)誠意十足”且“拉滿(mǎn)到極限”
路勁針對五筆債券給出的展期方案,預付比例8%-22.5%不等,加上給予部分債券持有人提前離場(chǎng)機會(huì ),預計需動(dòng)用約2.4億美元資金,是公司境外可供使用現金額度中的絕大部分。
結合前面提到路勁境外可用于償債的資金總量,剩余不足6000萬(wàn)美元還需應付銀行俱樂(lè )部貸款。不難看出,路勁給出的展期方案,用“主觀(guān)上誠意十足”已不足以概括,就客觀(guān)能力而言,用“拉滿(mǎn)到極限”來(lái)形容恐不為過(guò)。
02路勁方案相對更優(yōu),同意延期是理性選擇
行業(yè)內主流的展期方案是對到期債務(wù)直接展期,展期年限到期后,再按月份支付本金的一定百分比,這也就有了更大的不確定性,倘若到了展期期限,行情未改善,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壓力仍然深重,企業(yè)仍無(wú)力償還債務(wù),那就難免會(huì )遇到一個(gè)問(wèn)題,再度展期或者直接違約,債權人的利益無(wú)法保障。行業(yè)中多次展期,最終無(wú)力償債,公開(kāi)違約的案例不在少數。
還有就是修訂后的票據條款發(fā)生了縮減,有些企業(yè)在展期后會(huì )將利率下調,其他地產(chǎn)商將票息降低1-3%的案例也屢見(jiàn)不鮮。而盡管利率有所下調,但仍有一個(gè)核心的因素制約,行情不扭轉,融資無(wú)改善的情況下,最后也很難保證債務(wù)的如期償還。
相比之下,路勁本次的展期方案務(wù)實(shí)且更優(yōu),既沒(méi)有削減債額,也沒(méi)有降低利率,且保證票息自始至終由現金方式按期支付。疊加對行業(yè)現狀與趨勢的清醒認識,預計多數債權人理性分析后能夠接受,因為很明顯,除此之外已無(wú)更好的選擇。
三、行情不及預期,路勁短期大概率無(wú)法“境內救急境外”
行業(yè)陣痛至今,已經(jīng)處于超調狀態(tài)。而2024年陣痛仍在持續,市場(chǎng)的冷清氛圍仍無(wú)明顯改善,探底仍在持續。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,4月份,全國商品房銷(xiāo)售額及銷(xiāo)售面積已為近8年的新低,單月銷(xiāo)售額降幅高達30%,1-4月累計銷(xiāo)售額2.8萬(wàn)億,同比降幅28.3%,總量也同樣是創(chuàng )下近8年的新低。
企業(yè)業(yè)績(jì)表現更是不容樂(lè )觀(guān),企業(yè)的體感更直接,正如單偉彪在路勁2023年年報主席報告部分的表述“去年我曾提過(guò):今年有可能是路勁進(jìn)入這業(yè)務(wù)以來(lái)最黑暗的一年,很明顯我沒(méi)有想到二零二三年會(huì )更差,恐怕甚至二零二四年也不會(huì )有好轉”,整個(gè)行業(yè)的體感之冷,清晰明了。
根據億翰智庫數據,2024年1-5月,TOP200房企銷(xiāo)售額同比降幅仍高達47.4%,繼續保持接近腰斬態(tài)勢。根據路勁公布數據,2024年一季度,集團合約銷(xiāo)售金額31.31億元,較2023年同期的65.81億元,減少52.4%。
雖然政策在積極發(fā)力救市,但是行情能否修復的關(guān)鍵還在經(jīng)濟。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修復需要時(shí)間,這既決定了行業(yè)信心的修復,也決定了行業(yè)救市政策作用的發(fā)揮,宏觀(guān)形勢轉好向市場(chǎng)信心的傳導也需要時(shí)間,預計短期內,銷(xiāo)售萎靡的狀態(tài)很難有明顯改善。
在市場(chǎng)冷清、融資不暢的情形下,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越發(fā)艱困。4月以來(lái),我們看到苦撐已久的雅居樂(lè )等企業(yè)即使在暫停美元永續債票息支付后,最終也公開(kāi)宣布債務(wù)違約,當下已違約的規模型房企已超過(guò)30家,公開(kāi)違約的房企也在積極推進(jìn)債務(wù)重組或破產(chǎn)重組,但無(wú)論是債務(wù)重組還是破產(chǎn)重組,都可能需要經(jīng)歷一個(gè)漫長(cháng)的過(guò)程,結果如何也很難預料。時(shí)至今日,全行業(yè)也僅有融創(chuàng )、中梁等少數幾家企業(yè)完成了境外債務(wù)重組,贏(yíng)得了“以時(shí)間換空間”的機會(huì ),自救成功的案例尚未出現,自救成功的難度可想而知,重組成功算是走出了第一步,未來(lái)還有很長(cháng)的路要走。
還有一個(gè)不可忽視的客觀(guān)現實(shí)是,融資收縮的情況下,企業(yè)對回款的依賴(lài)度上升,而銷(xiāo)售業(yè)績(jì)的萎縮對應著(zhù)回款的局限,而本著(zhù)對消費者負責任的態(tài)度,企業(yè)也是堅守著(zhù)責任底線(xiàn),將有限的回款用于償還項目開(kāi)發(fā)貸及“保交房”。在“保交房、防風(fēng)險”的政策指引和社會(huì )責任下,“保交房”是第一要務(wù),想要努力“活下去”的房企勢必將有限的回款傾力用于“保交房”。但眼下房企的“保交房”工作已經(jīng)面臨嚴峻的挑戰,很多房企已經(jīng)顯得力不從心,從竣工數據表現就可見(jiàn)一斑,2024年1-4月,房屋竣工面積18860萬(wàn)平方米,下降20.4%,其中,住宅竣工面積13746萬(wàn)平方米,下降21.0%。所以,企業(yè)的回款已經(jīng)難有余量用來(lái)償還境外債務(wù),客觀(guān)上,也不容許路勁短期內能有資金實(shí)現“境內救急境外”。
四、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若折斷,路勁大概率被迫走上漫長(cháng)重組之路而別無(wú)他法
面對迫在眉睫的債務(wù)危機,展期方案對路勁而言,可以說(shuō)是一根救命稻草。如果展期方案未能全面通過(guò),相當于這根稻草被折斷,大概率無(wú)法避免走上漫長(cháng)的且代價(jià)極其昂貴的法院重組流程。
自從2021年行業(yè)進(jìn)入到陣痛期以來(lái),債務(wù)展期、公開(kāi)違約已成為常態(tài)。走到債務(wù)展期或者違約、破產(chǎn)的道路于企業(yè)而言,非得已,但也是不得不面對的客觀(guān)現實(shí)。形勢比人強,市場(chǎng)的冷清已非企業(yè)自身所能把握,但路勁還是秉持著(zhù)對債權人負責的態(tài)度,提供到能力極限的展期方案,將絕大部分可利用的現金資源用于部分償付債券投資人,最大可能保障債權人的利益。
對企業(yè)而言,在債務(wù)危機前,拋出展期方案是企業(yè)一根救命稻草,希望通過(guò)展期方案爭取時(shí)間解決債務(wù)問(wèn)題,也是抱定誠意解決問(wèn)題,而非任由危機往更壞處蔓延。倘若展期方案不能全面通過(guò),路勁大概率也就無(wú)法避免走上法院重組流程,這又將經(jīng)歷一個(gè)至少長(cháng)達1-2年的漫長(cháng)過(guò)程。若現金資源將用于支付法院重組過(guò)程中昂貴的三方費用,且被迫賤賣(mài)資產(chǎn),自救的道路更加艱難。
五、路勁展期方案若不通過(guò),2024年9月到期債券持有人風(fēng)險或最大
按過(guò)往經(jīng)驗,在破產(chǎn)清算下的債權平均清償率不高于10%。對于2024年9月到期債券的持有人,如果路勁本次的展期方案通過(guò),意味著(zhù)可以于9月到期前即刻拿到高達22.5%的預付,否則落差可能也是最大的,接受展期方案或是能最大化保障權益的選項。
如果展期方案無(wú)法一次通過(guò),那也就意味著(zhù)路勁與債權人要進(jìn)一步的博弈,而路勁的美元債與富力、綠地、萬(wàn)達的美元債一樣,適用于英國法,方案通過(guò)的門(mén)檻并不高,博弈拉扯的代價(jià)是高的,不僅會(huì )消耗企業(yè)內部,不能全身心極力自救,也是損害債權人的利益。最壞的結果是路勁走上法院重組之路。
如果路勁本次的展期方案通過(guò),2025年和2026年到期的債券持有人可以在2024年7月分別提前收到10%和8%的金額,而2024年9月到期債券的持有人則可以拿到高達22.5%的支付前置。反之,則所有美元債持有人將在法院重組程序下,在漫長(cháng)的拉鋸戰流程后無(wú)論是哪個(gè)到期日的債券持有人必須在同一時(shí)間接受劃一的方案,在此角度看來(lái),2024年9月到期債券持有人可能落差最大,從自身利益保障角度出發(fā),這一批債權人也應該更不希望展期方案付諸東流。
行業(yè)陣痛的當下,企業(yè)與債權人是利益一體的。很明顯路勁也在竭盡全力解決問(wèn)題,否則也不可能出售收費公路業(yè)務(wù)來(lái)緩解資金壓力,也大可不必提供展期方案盡可能的保障債權人的利益,大不了直接躺平、破產(chǎn),走上一條無(wú)限漫長(cháng)的重組之路,最后無(wú)論是企業(yè)還是債權人的利益都將受損。
客觀(guān)現實(shí)制約,也并不是企業(yè)不愿如期兌付到期債務(wù),而是行情的發(fā)展已超出預期,融資形勢嚴峻,巨大的債務(wù)壓力也超出了企業(yè)的能力范疇。當下最好的方式,可能就是靠時(shí)間,以時(shí)間換空間,與企業(yè)一體,給企業(yè)時(shí)間和支持,讓企業(yè)去尋求自救之法,最終或能迎來(lái)曙光。

全部評論